關於部落格
  • 46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股市與樓市,該救哪一個

 

股市與樓市,該救哪一個 (2008-07-25 09:00:08)

股市的救市爭論余音尚在,樓市的救市爭論就迫不及待地火爆登場。

這場經濟對策爭論的背後實際折射出不同利益群體的利益訴求,但其社會影響已經超出了市場參與者的範疇。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大眾群體兼為股票投資者和住房消費者,其自身對于股市和樓市的態度卻截然相反。普通散戶作為股市投資者,要求政府救股市的態度最為積極,而其作為住房的消費者,絕大多數人則反對救樓市。

如果說散戶主張救股市和反對救樓市的意見表達和利益訴求應該得到關注,那麼開發商的意見主張也應該得到回應。救與不救是一回事,有沒有反應是另一回事。政府和公眾應該認識到,利益博弈將成為公共決策的常態,我們應該習慣聽取不同意見,並在爭論中求得公共決策的社會利益最大化。不過,比起散戶的利益訴求只停留在輿論呼吁層面,房地產開發商的組織力則要強許多。有報道說,已經有兩個房地產組織向宏觀決策部門遞交了政策建議報告,以尋求政策支持。從對決策的影響力看,開發商顯然處于強勢地位。

面對來自公眾和廠商的輿論壓力,政府到底會不會救市,是救股市還是救樓市,或者兩個都救,兩個都不救,社會迫切需要獲得政策信號。

在我看來,政府既不會救股市,更不會救樓市。

在宏觀經濟調整過程中,股市和樓市泡沫的破滅無疑是政策調控和經濟基本面變化的結果,在風險可控的範圍內,政府樂見市場回歸理性,實現價格的軟著陸。

先看看股市。股市維穩聲音響成一片,這個聲音反映出政府和市場參與者對于股市的共同期待。在未來經濟基本面並沒有嚴重惡化的情況下,股市的調整過度顯然會破壞其正常的融資功能。因此,讓股市能夠恢復信心和重新走好,當是股市內在要求所在,但這種要求並不會引發所謂大規模的政府救市行為。

上證指數從去年最高的6124點,下調到今年最低的2568點,調整幅度高達58%,導致投資者損失慘重。上證指數從998點,兩年多時間上漲了5倍多,再用半年多時間調整了58%。如果說這種情況屬于正常情況,那就並不需要大呼小叫。如果說短缺內大幅調整不正常,那麼短時間大幅上漲5倍的股市也是不正常的。用不正常的調整來對不正常的上漲進行修正,這是成熟市場和新興市場都曾經歷的過程。因此,與其強烈要求政府救市,不如認真反思股市瘋狂上下的原因和教訓,否則我們還會付出高昂的代價。政府現在要做的當是完善制度,重新定位證監會的監管功能,提高股市市場化進度,切實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所謂以平准基金救市的說法並不足取,這種作法只不過讓政府成為大莊家,讓相關利益者獲益,而股市在全流通條件下,最終還要實現估值體系的重建過程。

再說樓市。強調救樓市有兩大理由,一是擔心開發商資金鏈斷裂導致產業崩潰,二是擔心按揭者出現大規模斷供現象,引發銀行業風險。可以說,第一種情況發生的概率要大得多。盡管銀監會表示要支持房地產企業的正常貸款需要,但在緊縮政策效力下,房地產企業的資金短缺已成為普遍現象。無疑,房地產企業的行業調整已經成為必然,而這種調整是政策調控的必然結果,政府會靜觀其變,不會隨意進行干預。務實點看,政府應該做的當是鼓勵房地產企業進行兼並重組,規模化經營是房地產企業降低成本的一個現實選擇。換一個角度講,出口企業面臨的困難要大得多,政府都還要堅持經濟結構調整政策不變,何況過熱的房地產投資了。至于斷供問題,的確有些夸大其辭。從目前房價調整情況看,主要是深圳房價降幅較大,全國還沒有出現普遍下跌情況。而深圳斷供者又主要是炒樓者,為自己的投機行為承擔責任,這是一個公平的結果。如果說銀行房地產貸款有風險的話,應該主要是去年房價瘋漲時增加的那一塊。而統計表明,去年增加的房地產開發貸款和按揭貸款,其總合不到銀行信貸余額的4%,如果把個人按揭貸款分解到深圳來算的話,更是微乎其微了。所以,用斷供來嚇唬政府,恐怕是徒勞的。而從銀行角度看,其一向都把按揭貸款當作優良資產來對待,現在剛剛出現一兩個斷供情況,如果就大呼風險的話,那麼其是否具備基本的是非判斷水平和控制風險的能力,就讓人懷疑了。

如果說樓市斷供者需要救援的話,那麼在股市里已經損失本金70%的那些散戶,是不是更需要獲得救援?而股市散戶受損者的數量,應該數萬倍于斷供者。

即便政府顧及開發商的利益,但又如何面對社會的普遍輿論壓力,股市都沒有救,樓市還會救?何況樓市的調整才剛剛開始。

纔棄幻想,面對現實,度過兩三年的痛苦調整期,當是散戶和開發商需要坦然面對的選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